参加大学生安卓开发大赛

整个暑假的工作节奏有点乱,乱七八糟的事也特多。所幸有些事情提前做了,比如参加谷歌安卓大学生开发大赛,前几天才知道这月底(9.30)截止报名和提交作品,而我们在暑假正好也一直没有停止开发进度。为什么报名和作品提交的截止日期在同一天呢,说起来也是有意思,按理说往年5月大赛报名就开始了,今年偏偏6月初都没动静,于是以为今年不办了。好吧,直到学校放暑假时,好基友杨老师在值班发现了一份通知函,上面通知各高校单位报名参加大赛截止报名日期6月30号,函件在办公室躺了有几天,杨老师给我打电话一说我立马上官网查看,这时官网已经又改口成报名截止9月30号,而且这次变成了合作举办,网址也从谷歌超链接到另一个地址,难怪出通知那么迟,原来憋不住找合作商呢,所以最后搞出来这么一个事。

我们参赛做了一个很简单的财务应用,从0开始,从功能上看真是简单的不得了,可是当我们的主力是由几位只有java语言基础的大二学生组成时,就不得不面对各种困难,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要是玩过VSS,学SVN也不难。可是这帮同学连代码管理也不知道,直接git还是有点难度,更困难的是部分同学尤其是女生连命令行也没玩过,你知道大部分在Windows下使用图形Git工具的操蛋劲就恨不能把机器给炸掉的酸爽,真是欲罢不能。
我承认对于Windows机器做开发存在一定偏见,特别是当我们把唯一的一台电脑用于多种用途:娱乐,游戏和开发等。各种软件的扎堆安装,时不时的消息推送干扰,窗体之间的切换,系统臃肿变慢…这一切都会成为开发者的灾难。好了,我也不想让这篇文字成为Windows的批斗檄文。换句话说回来,如果能有效组织和管理Windows机器,仍不失为一台好的开发利器。所以我的核心思想是,使用者的水平高低才是根本问题所在。

说到这,又带出另外一件事情,计算机系的学生在使用计算机时都是什么水平呢?我当然不会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单就我的观察,安装游戏和打游戏水平很高,这点应该没异义,其它的我们接着说。
说道这里,要说我吐槽学生那是没有的事,千万别误会我。大部分同学们还是很爱学习很有就业危机感的,可是你知道国内高校转专业的困难度,于是考大学时一部分人稀里糊涂的考进计算机,之前很有可能除了在网吧玩游戏就没有别的方式接触过计算机,而进了专业以后又发现不是很有兴趣或者觉得就业不好,没有办法转专业,重新高考又基本不可能了,这时演变成玩电脑打游戏混日子和修双学位以及考证一族的可能性很高,还有剩下一部分会参加IT培训或跟着老师做项目。那么这会就会明白了,一部分彻底要离开本专业,一部分被逼无奈留在本专业,只有少数几个人积极乐观的主动会学习专业。态度决定一切,水平也就高低立现。
大量的教育资源被浪费,当然也伴随着大量的光阴虚度。说来容易,做起来是真难。谁也没办法在很年轻时一下子就找到自己的专业喜好,而国家的教育体系也不是朝夕能改的事。所以呢,在合适的时候遇到合适的老师(老板)才是一件人生极为幸运的事情。Good luck!

罗王大战观感

最近很火的罗王辩论,我在优酷看了一点点。虽然时间过去几天了,但是全民的激情却仍然高涨,双方也各有粉丝直接参战,而两位事主后续的隔空交火也是连绵不断,新的报料层出不穷。

我作为最早一批80后,对于罗永浩是有感情的。大学时期想出国,从他在新东方任教开始了解到这个人。 后来因为我个人主要从事技术方面工作的原因, 从他创办牛博网,再到现在的锤子手机,可以说是一步步的加深了对老罗的认可。
期间老罗一边创办企业和开设演讲,一边开火和方舟子等人对呛,还砸西门子冰箱维权,我感觉此人精力旺盛,演讲不失真实且富有煽动力,另外纠缠功夫深厚,与敌交火基本上一击击中,又特轴特诚恳。

可以说是对老罗特有好感,而对此次罗王辩论的另一方王自如却毫无了解。看完辩论,我个人自然是觉着是老罗完胜这位长得酷似刘翔的对手,用网络俗语称为“爆出翔了”。
尽管从个人判断上是罗胜,可是在知乎和微博上,我发现王自如其实也是一位拥有大量粉丝的年轻人,其粉丝的用户程度不亚于我等拥护老罗,俗称“脑残粉”吧。于是在另一对立阵营里,我发现了同样完全一边倒的相反的结论:王自如完胜,支持王自如…。

是的,双方支持者在预设立场的情况下得出如此结论并不令人奇怪。客观一词,有时候来讲,从数学的角度解释,其实就是一个主观无限逼近于无穷小的极限,也就是说几乎达不到,最多尽量减少主观而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背景,又身处于不同的生存环境,自然也就慢慢形成了不同的价值判断。
罗王辩论,我相信他俩目的其实并不是想要说服对方,而是要让我们信者深信,让其余摇摆者选择阵营。
其实作为不同的价值存在,正反两面总是会成对出现。我们见多了各种事物的支持和反对,或黑或蜜并不重要,只要选择好自己的阵营,同时呢多听听反对方的声音,理性判断不盲从就好了。

小学报名回来

终于给Gary报上了小学,在外面差不多跑了一天,呵呵,开心之余也来说点事。

和在杭州报幼儿园类似,公立学校多少要点关系,没关系的想塞红包人家也不给机会。拿钱砸也得靠人带路,不认识的人和钱风险都极大,人家作为一名公职人员肯定不收,谁知道你是不是个暗访记者或者刺头,犯不上为你这点事把自己仕途给耽误了。何况,呵呵,咱们也不是大款,程序员嘛,1k,2k的红包真不算个事,人家拿去也干不了啥,何必冒险呢。

于是,找关系这事其实演化成了找中间人做担保,确保这钱没问题。道理很明显,从受贿方的角度,你中间人得担保啊,万一我收钱出事了,你中间人也跑不掉,那我才敢收哇。那么,找关系就得找个和对方体量相当的公职人员或者他亲戚,说得上话,还得靠谱信得过。

曾经一堆事前做过承诺的家伙,吹吹牛皮而已,一旦有事真找他立马各种借口。为啥吹牛我不知道,但那时候吹吹真不花钱,因为还没到需要找他们帮忙的时候,一来时间久远无法考究,二嘛估计到时候你也不一定找他,所以嘛,呵呵。
杭州有家朋友公司也曾经放声为了引进人才,他们会帮助员工子女解决幼儿园,小学的就学问题,其实嘛一个道理。30+的程序员带着娃去创业公司干活,完全low到自己没任何关系要靠雇主解决子女上学真不多见,这种情况下你真是入不了学的话,还真的挺理解雇主,“娃不哭啊,爹还有几行代码没写完,还要加加班,妈妈一会带你去咱家隔壁楼下那学校报名,条件也不错的”,“孩儿妈呀,咱老板尽力了,不怨人家,确实条件不够没办法,再说公立私立都一样”,回头还安慰老板:“谢谢老板,娃去民办先读着没关系,等咱们这票创业成功了就移民”,撸了撸袖挽,一幅编码到天亮的架势。

我真不是专职创业黑,我是自黑。我们程序员还真是一批超级简单的人群,单纯又懒惰,社交关系其实维护成本不低,需要花时间花钱,而程序员一身情怀,世界仿佛就剩下他和电脑两个东西,什么饭局KTV还不如宅一把苍井空和魔兽。写俩代码还真能改变世界?抱歉,那是苹果,呵呵。
多走出去吧,给自己建议。

最后, Gary上学没有花钱送红包,仅年龄离入学条件小了一个多月,多费了点口水跟学校老师嚼了嚼舌头,还算顺利了。

新学期快乐!

不靠谱的创业(一)

最近一位朋友联系了我,好吧,说得高大上一点就是邀请我出山参与创业了,当然low一点的说法我就不逼叨了。

先是一通电话过来,说最近咋样,有没有兴趣来深圳之类,待遇如何如何,股份多少云云。他希望一个星期后到位,我第一时间婉拒了,因为自己本来也很忙,正常情况下工作计划至少都是按季度记,不可能把手头上进行的项目给砍了马上就过去,起码也得有个缓冲期。再说,事儿太过于仓促,没法去做一个完整的了解。

这哥们契而不舍,后续多次电话沟通,我也正好了解了一些大概。这是一个金融P2P的项目,IT这块从0开始,需要网站,服务器和手机端,投资人负责市场,而这朋友和我(计划中)负责主要技术, 再加几位其他程序员。
作为创业团队核心人员,股份X%,工资按市面正常水平发放。
听上去还是不错的,一问股份是不是期权,答曰就是股份,到位了就去工商局备案股东名录和股东协议。
感觉不能再好了,于是问到股份退出机制是怎样?
接下来就令我大跌眼镜了,回答是按照股东协议就行。
啥协议拿来瞅瞅,结果被问急了就直接让我去百度找网上范本。
这,原来都还是在打嘴炮啊,感觉不能再敷衍了。
退出说简单也简单,不景气的情况下,大不了拔腿走人就好了。
但凡如果有点利益的话,这事就可以变得很复杂。

就事论事,一个技术人员,不投钱,一开始没做什么贡献就可以拿到干股了,这还是在一边领工资的情况下,这事好得不敢想。
一问细节却又是个诓,啥都没成文。虽然创业是从0开始,一起拼搏,这话不假。但难不成等大家都到位了再一起讨论个股份细则?
小技术股东而已啦,你们领头老大到底有没有想过这块事,还是先忽悠再说?
创业之初就留下疑云若干,不祥之兆。

最后了解到,这位朋友是在他新入职的第一天就打了我的电话,直到我们明确谈掰,他也不过才在新办公室里呆了3天。

创业合作,犹如男女之事,没上床之前,啥承诺都敢说出口。脱了裤子,一番云雨之后,激情不再,还要啥自行车啊。

Installation Notes of Debian 7.6

- Download Debian: debian-7.6.0-i386-DVD-1.iso (by .torrent is the fastest from my experience)
– Preparing an USB disk

The left things are normal installation steps, just watch your screen and click the “next”.

However, I found some issues exactly liking below:

http://backports.debian.org/Instructions/

http://forums.debian.net/viewtopic.php?f=7&t=105596

But I wasn’t aware of that at the first time, thus I installed the version of amd64 and i386 lxde by DVD drive, none of them work as expected. After wasting lots of time, fortunately I found the above links and installed that latest backport kernel to get a fix.

Error: upgrade Ubuntu desktop to 13.04 from 12.10

Unfortunately my Ubuntu version 12.10 has been unsupported for a while, and some weird annoying problems begin to crop up. Obviously there’s no hope to stay, but I got an error on execution of do-release-upgrade:

Some search results from Google say

would help, but it’s not.

The final correct way to get us out there is to add following two lines to /etc/apt/sources.list:

Now we can happy with them:

2014-08-05

晚上八点多接到阿里巴巴的电话招聘,问到还在做没做前端?于是先七七八八闲扯了一通,最后回复当然是没兴趣。从杭州回来后,就没打算再回去。虽然现在的日子谈不上特激进,但还算有趣,写写C++和安卓,听听英语,慢慢发现每门语言的曼妙之处,这种纯粹的生活不想奢求太多。

世界杯那段时间,看了不少球,尽管黑白颠倒,但内心满足。事物一直在发展变化,足球更是如此,欧洲仍然是很多方面的中心,特别对足球的影响很大。南美球员在个人球技上仍然不输欧洲,但欧洲的整体性团队合作实在太好。看看东道主巴西惨败德国那场,更是个人主义在团队精神前不堪一击的极好例证。不过,我觉得这届世界杯最大的成就是把过去西班牙那套进球极少却又可以夺冠的催眠战术体系终于淘汰掉了。西班牙那几年顺风顺水红的可以,其他人憋足了劲在其战术和技术体系上努力学习和改进,而此时西班牙却沉溺在冠军头衔中停滞不前,几乎是拿着几年前的原班人马和战术来对抗各种升级版,不输才怪。

最近王垠在博客说道自己再次失业引发了IT圈内一阵小热议,各圈内大牛意思是这孩子屡次退学屡次换工作在哪都碰壁必须从性格和情商上追究原因,还有说其代码水平一般的,科研也总爱空中楼阁,林林总总。个人感觉是太熟悉这些腔调了,对比方便面被抓前后的大V们和媒体的言论,我想你会明白的。

工作之于我们很重要,也不重要。前句是对life long而言,而后句则是说某段period。我们总是要工作的,大多数人已经是被设定为了一辈子干活的模式,因为不能等着挨饿救济。而对于某一份工作,我想,如果万一不慎留下了遗憾,那也没什么,只能尽快做出决定,总结经验下次再注意了。

在开发机器上网络安装Debian 7.6,平日下载2m/s的网络不给力,等待之余写了这点文字,估计现在去洗澡回来还没装好。